江西省赣州市延裂钾种养殖专业合作社 - www.wzdzr.com.cn

鹭燕医药已经从该子公司退出了股权

2020-07-01 00:26

而在此之前,已有多地国家公职人员因“山东疫苗案”被追责、处分。

此外,上市公司沃森生物(300142)控股的玉溪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在广东、安徽两地相关负责人、业务员因行贿疾控部门等,被以行贿罪判处缓刑。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7月至2015年10月期间,党某及其实际负责的益德公司假借陕西省神木县疾控中心、渭南市师范学院附属医院、宝鸡市渭滨区疾控中心、咸阳市秦都区疾控中心等单位名义,将“孩儿来福、安尔来福、麻腮风、安在时”等国家二类疫苗套出,销售给庞某卫、刘某等个人。经统计,党某非法经营额共计442350元。

2017年12月28日广东湛江市赤坎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显示,云南玉溪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粤西地区销售经理李某,2011年至2012年期间,为了得到时任湛江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冯某对其销售疫苗的关照,提高公司疫苗在湛江地区的销售量,以获取提成费,先后四次私自送给冯某好处费共计8万元人民币。

4个月后,2016年8月26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发布“中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3名相关责任人员因“对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活动长达5年没有察觉,没有把人民群众健康安全作为最重要的事情对待,监管存在重大漏洞”,分别被给予行政记大过、记过、撤职处分。

该两家公司张某、张某某、李某三位相关负责人,违法国家规定,明知他人没有疫苗经营资质,将疫苗销售给不具有疫苗合法资质的庞某卫,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此前澎湃新闻曾报道,鹭燕医药是“山东疫苗案”中涉及的三家上市企业之一,另外两家企业为新三板公司山东实杰生物及创业板公司沃森生物。实杰生物位列涉嫌虚构疫苗销售渠道名单,是沃森生物子公司。

从工商资料来看,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陷“山东疫苗案”之后,鹭燕医药已经从该子公司退出了股权。

此前,上市公司鹭燕医药(002788)控股的两家子公司成都市仁邦医药有限公司、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虚构疫苗流向,深陷“山东疫苗案”被四川食药监局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

另一份判决书显示,意大利贝迪斯大药厂一名销售代表在福建省南安市为推广“兰菌净疫苗”,向南安市多家医院、卫生院行贿20余万元。

以广东湛江市为例,湛江市疾控中心主任、湛江市妇幼保健院儿保科免疫组组长、湛江东海人民医院计免科科长等9家单位相关负责人均因收受二类疫苗销售回扣或直接收受贿赂被判刑。

其中,2016年8月9日,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投资者名称由鹭燕(福建)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鹭燕医药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10月14日,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投资人(股权)由鹭燕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厦门谷丰元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在一份2017年12月18日宣判的判决书中,湖北仙桃市西流河镇卫生院、剅河镇卫生院、张沟镇新里仁口卫生院、郭河镇卫生院副院长等四个乡镇卫生院院长、副院长因“采购未提供疫苗‘批签发’合格证及未使用冷链运输的二类疫苗”,被判犯滥用职权罪,免于刑事处罚。

据南方日报2016年报道,意大利贝迪斯大药厂生产的“兰菌净”生物制剂,曾在中国被当疫苗使用8年,被疑诱发儿童“川崎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于2016年1月22日发布通告,将列入“兰菌净”列入禁止进口药品名单。

张某、张某某、李某三人犯非法经营罪,也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法院审理认为,成都市仁邦医药有限公司、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限制买卖的物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澎湃新闻注意到,据工商企业信用资料显示,2017年10月14日,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在二审宣判之前,其公司名称就已变更为成都广福药业有限公司;而投资人(股权)在“山东疫苗案”曝光之后,也经历了两次变更。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疫苗案”曝光后,国家对二类疫苗的监管更为严格。按照2016年4月25日新修改公布实施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规定,接种单位不得向企业直接购进二类疫苗,而是要“由省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组织在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集中采购,由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向疫苗生产企业采购后供应给本行政区域的接种单位”;同时,国家建立疫苗全程追溯制度。

2016年4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调查处理工作汇报,决定根据已查明情况,依法依纪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山东等17个省(区、市)相关责任人予以问责,有关方面先行对357名公职人员等予以撤职、降级等处分。

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31日做出一审判决,判决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犯非法经营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成都市仁邦医药有限公司犯非法经营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这些已判决案件中,多是一些医药公司负责人、销售人员向地方疾控部门、公立医院、基层卫生院相关国家公职(工作)人员行贿,以拓展二类疫苗销售额;国家公职(工作)人员多因收受二类疫苗销售回扣或直接收受贿赂被判刑。

2017年的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工作报告中提到,庞某卫等人非法经营疫苗案曝光后,已立案查处失职渎职等职务犯罪174人。

澎湃新闻在梳理中发现,涉案的成都市仁邦医药有限公司、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及其公司相关涉案人员犯非法经营罪一案已于2017年11月1日二审终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6年1月至2018年3月2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239份涉二类疫苗刑事判决书中,与“山东疫苗案”无关联的行贿、受贿案件还有139起,占所有涉二类疫苗案件的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