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赣州市延裂钾种养殖专业合作社 - www.wzdzr.com.cn

4月29日

2020-08-19 07:52

令人唏嘘的是,在出事当天上午,镇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还来到该处经营场所,再次下达了通知书,指出王某拉围墙、占地建设的行为违规,要求其立刻停止违法行为,听候处理。茅村镇工作人员称,当天王某拒绝在通知书上签字,镇工作人员只得离开,到了下午,悲剧就发生了。

“他是这个家庭唯一的希望”,刘女士表示,小袁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父亲是因工伤致残的煤矿工人,母亲患有多种疾病。家里相继因弟弟、母亲生病欠下近10万元债务,家人原本最大希望是小袁毕业后,能分担一下家庭压力。

“这处经营场所地处镇南偏僻位置,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在这两天开门迎客的”,该工作人员表示,事发地原是农田,今年3、4月份,镇土地、规划等部门巡查人员,发现四周被拉起了围栏。工作人员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4月29日,镇政府给王某下达了一份违建拆除通知书,注明“未经批准,擅自在茅村南地下道南侧拉围墙”,责令责任人三天内自行拆除,逾期将实行强拆。5月14日、6月15日,又相继下达文件要求其立即停止违法行为。

事发泳池位于院内南侧,泳池北侧有更衣室、淋浴间、小卖部等设施,泳池长约50米、宽15米左右,一侧摆放着沙滩椅、遮阳伞等物品。记者观察发现,该处泳池四周并没有任何扶手,也没有深水区、浅水区标志标识,记者寻觅一番后,也没有找到一般泳池必须配备的瞭望台、专用游泳圈等救生设备,只是在泳池中段,摆放着一块“禁止未成年人及不会游泳者进入深水区”的提示牌。

从泳池北侧能看清楚是浅水区,水深在半米左右,约到泳池三分之一处,出现一处缓坡,因池面漂着油污,记者也很难估算斜坡往南的池深,泳池中段有对向两处通往池底的阶梯,同样没有任何标志标示。

记者了解到,死者小袁今年17岁,正在当地一所技校读三年级,还有两年就毕业。小袁老家不在镇上,几年前跟随父母到镇上做生意,在事发地对面租房售卖电动车零部件。

记者走访附近居民证实,该处经营场所是在7月7日才开门迎客,现在还是试营业阶段。当天,泳池对外免费,现场来了不少人下池。

记者随后来到茅村镇了解情况,镇工作人员表示,该处泳池经营者王某来自其他乡镇。经他们初步调查,该处经营场所未办理营业执照等证照。

记者联系到溺亡少年的家人。据了解,两名遇难少年小袁、小张分别17、18岁,是徐州一所技校三年级的同学。当天中午,家住邻镇的小张来找住在茅村镇的小袁玩耍,小袁带他和15岁的表弟,到家对面的泳池游泳。

昨日下午,茅村镇有关人员回复记者,事发后,该处经营场所负责人及泳池相关工作人员已被警方控制,目前,镇里已联合多部门成立了调查组和善后组,对该起事件进行进一步调查,同时正在做死者家属安抚工作。

这家泳池位于铜山区茅村镇南侧,昨日上午记者赶到现场时,发现大门紧锁,四周由围墙、铁丝网封闭,院内空无一人。该处泳池是一个子项目,大门旁边店招标明“喜乐门乐园”,门两侧还堆放着不少庆贺用花篮。记者进入到院内发现,该场所包含大排档、泳池、人工沙地等经营项目。

刘女士表示,泳池刚刚试营业,他们并不清楚里面的设备设施状况,事发当天正值试营业免费活动,小袁才带着同学、表弟过去,“他的水性很好,怎么会出事呢?”

下午1点左右,小袁未下水的表弟突然发现两人不见了,而他们的衣物都留在更衣室内。小袁的小姨刘女士表示,孩子当时就慌了,找来了家人。“我们找到工作人员,他们说人已经走了”,刘女士告诉记者,经过再三要求,工作人员找来竹竿等物品,在池底探寻,“最后说是老板下的池,从池底将小袁捞了上来。”

刘女士表示,小袁出池面后,营救者在水池里拍打控水,上岸后有工作人员上来急救,可是孩子当时已经口耳鼻眼出血,没有了生命迹象。刘女士称,第一个孩子出水后,之前营救者以池底水凉为理由,拒绝再次下池搜寻,直到消防部门赶到现场,才从池底将第二个少年小张捞了上来。然而,小张出水后,腹部已经隆起,早已没了生命体征,“两个孩子被救上来间隔大概一个小时”。